Feature INS REVIEW 网络社会年会 黑客松

D-CENT 马德里“民主城市”大会

网络社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卢睿洋编译

來源: http://dcentproject.eu/building-up-democratic-cities/

你们是改变这个国家事态的新一代,将会建立一种不同的民主。

——马德里市长卡梅纳(Manuela Carmena)

无标题

Photo: CC BY-SA 2.0 David Fernández (图左为卡梅纳)

今年5月底,D-CENT计划在马德里举办了盛大的“民主城市”活动。众多在网络社会的新技术、新政治、新经济条件下为公民参与、网络民主而行动的重要贡献者都带去了最新消息。即将为网络社会研究所带来百姓松(civilthon)课程的唐凤老师也在会上演讲,涉及到利用vr技术促进公民审议的内容,这也正是9月百姓松上要做的实验。这次活动汇集了关于民主新形式、公民黑客、网络民主、民主城市等问题的前沿思考和成果,网络社会研究所将D-CENT此次活动的资料整理翻译成文,方便各位了解概况,进一步研究和反思国内环境。

2

D-CENT全称“去中心化公民参与技术”(Decentralised Citizens Engagement Technologies),是一个从欧洲范围发起的计划,聚集了改变民主方式的公民导向组织,协助他们开发下新一代的开源、分布式、注重隐私的工具,促进直接民主和经济赋权。D-CENT 工具使公民及时获得切身的议题资讯,合作起草解决方案和政策,投票决定解决方案和市政预算,最终落实并回馈blockchain奖励。D-CENT的工具日趋成熟,已经应用到世界各地的城市、民主组织、党派和议会。从2013年起,D-CENT就在西班牙、冰岛、芬兰进行了大规模引导工作,来测试和开发实践工具。

为了展示D-CENT项目的成果,为期一周的“民主城市——共同技术(Commons technology)及通往民主城市的权利”盛会于2016年5月23-28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这思想火花四溅的一周,吸引了接近500个参与者前来对谈、举办工作坊、讨论关于网络民主,新形式的公民参与,民主参与的数码工具以及都市共同(urban commons)等问题。活动分为两部分进行,民主实验室(于普拉多媒体实验室,5月23-27日)和国际会议(于索菲亚皇后艺术中心,五月27-28日)。

民主实验室

期5天的民主实验室聚集了上百人来此分享、概述、讨论、畅想,关于世界行进的方向:直接民主、市民参与、共同网络和开源软件。“民主城市”大会也标志着民主共同网络(Red de Comunes Democráticos)和变革城市网络(Cities for Change Network)的创立。

在100多位参与者,五方面(组织、政治思考、技术、沟通、引导和媒体中心)工作组,大量 TitanPads上的共笔,无数理念和意愿汇集下,民主共同网络诞生了:“我们来自不同城市,从2015年开始,我们在线上以开放、水平、透明和可重置的方式自我组织。在线合作(既是数码的也是面对面的)为我们提供了机会,我们渴望一个在任何方面都彻底民主的社会。我们是如何办到的——共享那些民主地塑造了合作参与的组织化模型、科技、实践、法律材料、叙事和开放资料。”

作为共同技术-政治的自治空间和自我组织,“民主城市”表达了来自韩国、墨西哥、澳大利亚、台湾和荷兰的杰出民主行动者的经验,以及阿姆斯特丹、马德里、奥维耶多、巴黎、赫尔辛基、巴塞罗那和阿雷格里港的建筑师的声音。“城市的确是向着开放政府转变的驱动力”,巴黎市政府数码主任宾内(Clémence Pène)说。行动者们达成共识,协力合作,寻找新的数码参与方式:变革城市网络启动。

技术如何服务于民主?透明与隐私如何共存?我们无法避免连接,但这些技术背后的正真危险为何?谁控制、变卖我们的信息?如何对付数据大亨?直面这些问题,安全顾问专家加尔顿(Gemma Galdón)总结到,“我们的个人信息成了21世纪新的石油,它需要被保护,匿名是必要的。没有隐私就没有民主”,她继续补充说,“问题与其解决都系于数据管理…数据很能生钱,但是经济与财富都并未因此增长。我们创造了技术数据库但却没有保护它。 IBM成了匿名技术总管,这真是耻辱。”用布里亚(Francesca Bria)的话说:“民族国家早已停止数码基础建设的投资,如今近乎无法制约谷歌和脸书,它们统治了网络。我们必须创造公共、集体的基础设施。”

民主黑客工作坊是连续两日的黑客松,来贡献西班牙最大的参与开源工具:Consul(decide.madrid.es,在其他市政当局也有应用),由来自马德里市政府的专业开发者带领这一高密度的工作坊。

作为实验室的一部分,为期2天的开放民主和去中心化网络的非正式会议由D-CENT,Redecentralise.org和Labodemo.net主持。这个环节为开发注重隐私、开源和分布式技术的创新者们提供了开放的空间,来展示他们作品、分享demo,讨论和规划未来发展。以“非正式会议”的方式操作意味着对谈、会议和演讲都是由当日参与者所选取和安排的。通过开放式的自主提案,大会收到了60个来自不同领域的提案,例如:索非亚(Sofía de Roa 西班牙新闻工作者),她致力于研究如何通过新形式的内部操作(实行质量指标体系)促进政党民主,促进公共监督和参与;又如约瑟夫·金(Joseph Kim WAGL的共同创立者,全球网络项目管理,韩国2012年普选韩国青年党的发言人之一)最近他致力于发起基于公民参与的创新政党/众包政治平台的新模型。

3

Photo: CC BY-SA 2.0 David Fernández

在民主实验室的闭幕环节上,D-CENT会议“21世纪民主的技术与机构”由八位国际讲者参与,他们带来了来自全世界的新颖的民主建设方式。D-CENT的合作伙伴Thoughtworks Dyne.org和Citizens Foundation介绍了D-CENT工具箱,比如Your Priorities(电子民主网络应用),Mooncake,Objective8(合作制定政策),Stonecutter(为小型组织提供开放授权服务器)和Freecoin(电子投票实验工具)。他们也展示了如何促进公民参与:来自冰岛等地的经验(由Citizens Foundation的格里姆松(Gunnar Grímsson)带来), Decide Madrid的数据新闻学(由Eurecat的阿拉贡(Pablo Aragon)带来);也展示了数码民主:D-CENT公民参与和经济赋权(由Nesta的布里亚和W3C的波利切夫斯基(Irina Bolichevsky)带来)。

研发顾问及独立研究员卡里兹(Andreas Karitzis)与伦敦国王学院的杰尔包多(Paolo Gerbaudo)一同分析了当代公民运动和数码文化。杰尔包多提出必须区分“技术民粹主义”(全民公决导向)和“公民主义”(citizenism)(自下而上)。听众进而开始讨论,“开明的政府希望自下而上地运作,但他们却不相信试图促发集体智慧的模型。这正是我们必须在集体智慧组织方面尽快突破的原因”。

D-CENT项目协调人布里亚也回应到:“政府是不可能和那些出卖我们个人信息的技术公司一同治理的。”

 

国际会议

民主城市活动在两天的国际会议中达到高潮,35位来自欧洲各地的讲者带来了独特的访谈、对话、咨询和讨论。项目协调人布里亚介绍背景并开启议程:民主城市的科技,并主持了后资本主义、数码共同和民主城市的环节。在卡梅纳(Manuela Carmena), 阿桑奇(Julian Assange), 梅森(Paul Mason), 和罗尼克(Raquel Rolnik)等人的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到数码民主的未来。

在与卫报记者梅森的对话中,马德里市长卡梅纳提醒大家“权力总会遗留病毒”,并且警示手握技术的人们。“我们必须小心谨慎:行政人员应当决定技术的需求,而非被它决定”。众人仔细聆听着这位领导全新的自下而上政治的女士。她对年轻人说道:“你们是将要改变这个国家事态的新一代,将会建立一种不同的民主。”

4

Photo: CC BY-SA 2.0 David Fernández

几分钟之后,从伦敦厄瓜多额大使馆阿桑奇(他仍然被软禁在那)通过网络直播与索托(Pablo Soto)对话,索托是马德里公民参与及透明化参议员。这位维基解密的创始人谈论了TTIP(针对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马德里宣称自己是自由的城市),阿拉伯世界的动乱,15-M愤怒者运动和其他全球动员,以及维基解密揭露的腐败案例,再次强调:“抵抗远远不够,我们必须改变权力结构。”而索托则重申对阿桑奇的软禁是非法的,呼吁释放他:“不要放弃,我们期待你回到马德里!”

大会的最后一日以一场有趣而关键的讨论开场:“数码监控时代下的自由与技术主权”。针对这个主导问题,巴西大学教授阿玛迪(Sergio Amadeu)谈到:“技术是两可的;人们喜欢使用技术,但我们必须谴责腐败的数据控制带来的危险。数据银行横行是十分危险的。将我们的脸书数据、我们的收入信息以及谷歌所知的关于我们的一切累加在一起将导致极权主义,对此我们必须谴责。”

罗骄(Jaromil Rojo Dyne.org)介绍了索托与阿桑奇5月27日的讨论。沙奇(Marco Sachy Dyne.org)在名为全球民主黑客行动主义的环节演讲,佩卡宁(Joonas Pekkanen 赫尔辛基城市论坛)在名为构建变革城市的网络的环节发言:新型民主机构和共同者的制宪权。

布里亚与卡塔尼亚(Miguel Arana Catania)一道致闭幕词,令人惊喜的是,斯多蒂尔(Birgitta Jónsdóttir 国际现代媒体机构/冰岛海盗议会组主席)通过视屏会议出现在28号的闭幕式上,“马德里,你好。如果我们想在这激变的时代做破坏权力的罗宾汉,变革的建筑师,那么就一起着手改变吧。这就是我们改造世界的机会,我们就是未来”,这便是她向马德里在做众人的问候。

fussball trikots kaufenbilliga cykelbyxorropa ciclismo baratawielerkleding outletoutlet abbigliamento ciclismolevně cyklodresy
X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