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REVIEW

平台合作主义:一场正在崛起的国际运动

2016年3月4日@SUPERMARKT
第一次柏林平台合作社活动印象
作者:Thomas Dönnebrink,Ela Kagel
翻译:叶v
原文pdf下载

 

本文包括平台合作主义概念介绍以及主要行动者、活动和延伸读物的链接。 您还能在“第一次#platformCoopBerlin”标签下找到2016年3月4日发布的会议报告,包括本次集会中Michel Bauwen的演讲稿。 想要对平台合作主义有基本的或进一步的理解,这篇文章可能对你有用。 打算在自己的城市组织一场#PlatformCoopX会议,或研究该主题的人,也能找到有用的信息,链接和联系方式。

平台合作主义的近况

纽约新学院(New School in New York City)文化和媒体系副教授Trebor Scholz首先将平台合作主义的概念提上日程。 Trebor说,“平台合作主义复制在线平台的技术核心,并将它放入合作模型,这种模型使工人、所有者、社群和城市团结协作,并导向政治权力”。 更多信息,请参阅Trebor Scholz的读本:平台合作主义

Trebor Scholz和Nathan Schneider【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媒体研究客座助理教授兼记者】发起了“平台合作主义-网络.所有权.民主(Platform Cooperativism The Internet. Ownership. Democracy )大会, 于2015年11月在纽约市举办。 这次活动约有100位参与者,每天都有1000多名编程人员、设计师、学者和研究人员,工人合作社成员以及平台创建者(平台由工人/参与者拥有并管理)慕名而来。1800位网友关注推特账号 @platformcoop,标签#platformcoop在11月13日持续5小时在全国热搜版上。 这次会议如愿成为“合作互联网的亮相”,不仅传播了平台合作主义的概念,还生发了关于新的、重要的对经济和社会的政治面向的详细讨论。

第一届柏林当地平台合作社(#Platformcoop)会议推动者Thomas Dönnebrink和Michel Bauwens还发起了关于“为共同经济而设的另类基础设施环境下的平台合作主义”的会议,通过这次会议,他们试图汇集合作经济、合作主义和开源数据、开源知识运动。 (记录:演示 视频)。

而且,(热情)没有随着会议结束而停止:与会者将势头带到接下来的活动中,如巴塞罗那马德里巴达霍斯OuiShareFest BCN举办的工作坊、聚会或演讲,或是关于这一主题的出版物 ,在柏林的第一次活动之前陈述我们的事业。 此外,所有权的互联网(the Internet of ownership)作为“在线民主生态系统的指南”,由Nathan Schneider发起,在该网站上展示了更多的活动和组织。

沿着这一传统,首届柏林平台合作社(#PlatformCoopBerlin)会议在柏林新SUPERMARKT举行。 它是由SUPERMARKT团队,OuiShare ConectorsHeinrich Boell-Foundation的共同努力而促成并组织的。 Michel Bauwens被邀请做主旨演讲。 有限的空间中已经坐满了受邀参与者,但还是有另外50人参加(预期最多30人)。

 

Michel Bauwens对平台合作主义的看法:它是什么?为什么它重要?(由他的演示文本编辑)

Michel bauwens开门见山地说我们已经处于转型期。 越来越多的人正意识到这一事实,我们正处于危机之中,攫取体制(extractive system )无法在这个破坏生物圈、超出地球承载限度的世界中长久存在。 根据荷兰的研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公民行动一直呈线性增长,直到2005年左右呈指数级增长。 Michel称之为“敏感意识(sensitive consciousness)”的诞生。 全球大量行动者已经在改变社会。 我们都知道这很难。 我们知道做这件事充满了不确定性,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的事实展现了我们的信念——我们并不孤单。

 

什么是有价值的?来看看历史背景

Michel比较了10世纪与15/16世纪的历史变革带来的转型:十世纪之前,如果有人想变得要富有,他就出去打家劫舍。 而随着法国南部的“上帝的和平”这场反对掠夺经济的运动,这种状况逐渐变化。一场革命为新的社会契约奠定了基础。 这时,如果你想变得富有,就得掠夺地球,劳役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 接着在约莫十五/十六世纪,价值体系发生了另一个变化,这一变化带来了新的社会创新或技术创新,也被这些创新影响,如:复式记账法、印刷机,加尔文主义承诺那些变得富有的人会直奔天堂,而那些无所事事的人则会滑向地狱。 新价值体系表现在制造、销售商品,而非越来越多地利用土地,这最终造就了资本主义体制。 据Michel说,过去200年的发生的都是劳动和资本之间分蛋糕的斗争,但是真正的社会斗争、根本的斗争是:谁决定什么是价值?

遵循当前经济价值逻辑:油轮的石油泄漏正在产生经济价值,如果你自愿清理海滩,你就会损害经济价值。如果你帮助孩子成为自主的成年人,你并不能获得赞誉。 如果你在从事关照经济(care economy),那么相当于人间蒸发。 真正的斗争是从攫取体制转向生成实践以及为人类群体、社区和自然所共创共享的资源。

 

散落的反抗

Michel比较了与10世纪伟大历史变革相伴的大转型

他指出三大社会运动:

1,过渡到可持续性

2,公平(围绕价值的创造和分配的公平,如团结协作经济(solidarity economy))

3,共同(围绕开源、开放软件、开放硬件的共同,例如共享/共同知识库,以创建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

在这些空间里活跃着许多人及大量组织和自发者,但问题是他们是分散的。 Michel提到了用于订购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的食物的软件,仅在意大利就有12个不同的。 在地化是好的,但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去连接和协作以形成强大的社会力量,我们就会输。 这是转型期的故事:要改变游戏规则。

 

朝着开放价值创造的转变:共者(commonersvs网络等级制资本主义(netarchical capitalism

而据Michel,游戏改变者朝着开放价值创造转变。 目前的制度认为私人劳动和私人资本是价值创造者,即市场价值。

在这一新系统中,价值是(或应该是)通过知识的共伴效应(mutualisation)来创造,维基住房(Wikihouse)或维基百科(Wikipedia)只是上千个开源社区中的两个案例,在开源社区里人们决定互相交流知识,从而产生并分配价值,创造共同体。公民而非劳动或资本才是这里的生产实体。通过他们的贡献促成价值创造的条件。

在主导制度下,人们不能直接从开放和贡献的行动中谋生。所以,即便我们创造价值,因它没有市场价值,也不会被系统认可。有大量知识不具有市场价值。这是今天的根本问题之一。Michel认为目前的情况对于工人/用户来说更为糟糕,因为他发现,攫取式网络等级经济是资本主义的一种转变,从劳动力体系(我付钱雇人制作并销售产品,以更高的价格卖出产品)变为直接剥削他人的合作。想想Google,Youtube,flickr,Uber,airbnb ,所有公司不再支付任何创建内容和服务的人,但却能使我们依旧创建内容和服务,接着他们如同抽风机一样从我们的交换系统中吸走价值。想一想脸书:15亿人共同创造价值,但全部的市场价值被私有化俘获,不再投资去增长用户做贡献的能力。这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即便有了一个基于共同者的高产的对等协作生产(peer production)系统,也无济于事,它的价值直接被网络等级平台俘获了。

你可以称它们为“俘获家(capturists )”【而非资本家(capitalis)】,通过金融化来剥削人们的合作。平台合作主义的概念就此来临。Michel认为共同体者的循环应该通过开放的输入、参与式的过程和共同者导向的输出来实现,从而再次创造开放的输入的条件,整个是闭合的回路。这是需要集体的工作,只依靠个体是不行的,因为现存系统不允许共同者自我再生产,也不提供所需资源,这样的话,共同者的生计无法再生产。

实际上,这个网络等级制系统比之前更糟,人们从中所得甚至比旧系统时更少。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改变这个系统。 这些是Neal Gorenflo所说的“死星”(death stars 中文翻译)。 由此可见平台合作社的意义所在,它们围绕共同而创造生计,它们协同创造共同者的生活。

Michel双手赞成开放合作社(open cooperatives),他从中看到了平台合作社应有的方式。这种方式有助于开放共同(open commons)。人们为谋生而创造自己的合作实体。作为一个共同者,他/她创造了大量对大家都可用的事物(特别是以知识的形式)。每个人都可以做出贡献。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它。为了谋生,必须建立能连接(当前)市场的合作平台。Michel认为,可以创造出非资本主义或后资本主义市场。他以社区支持农业(CSA)为范例:这就不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将价值与生产资料分开。如果某人拥有土地,或者拥有平台,就可以通过收租金盆满钵满。而在一个合作的环境中,人们创建一个类似CSA的模式,它将生产者与消费者群体团结起来。消费可能涉及到钱,但这不是在购买商品,而是购买农民的产品的股额。Michel问:我们可以创造出非攫取式的新模式吗?为什么它们需要是开放的?回顾合作社的历史—— 例如蒙德拉贡,Michel表示,他仍然热爱那里体现出的正确导向的良好意图——他们通常只为自己的利益而工作:为了其成员的利益而不仅仅是某些人,但是它到此便止步不前。这是一种工人资本主义。在内部,工作场所是民主的,但比如说当Mondragon蒙德拉贡去波兰,他们不想分享他们的红利,却以最低工资聘请波兰工人,然后工人罢工了。所以这种合作比资本主义更好,却不足够。当今的合作社应该共同创造共享资源。这可能意味着使用免费软件许可。保证你正在做的工作也能在社群外也有效,是对共善(common good)的赠与。这些可以虚拟/数字化的层面完成,也可以在物质层面完成。Michel给了一个基多市的住房合作社的例子,它位于城市中最贫穷的地区。合作社成员受益于特殊住房安排,作为回报,他们承诺100小时的社区工作,他们清理垃圾场,将其转化为市民公园,从而建立了共同。

接着,Michel强调了开放合作主义的含义,包括以下几点特征:

合作需要

1,依法(在内部)以共善为导向;

2,有包含所有股东的治理模式;

3,积极共创非物质和物质共同;

4,在社会和政治上,要全球范围进行组织,即使是生产环节是在地的。

 

如何正确营造平台合作社

平台合作社尚未实现,但它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走。Uber和airbnb对当地经济的影响,就如同大型杂货店,后者能从当地社区获得30%的价值。Uber和airbnb也是如此。他们抽取了一大部分价值,但不(再)投资汽车或公寓,他们啥都没做。他们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做了一个APP,这不是什么高科技,但他们却有大部分掌控权。

应对它,自然而然平台合作社就产生了。例如佛蒙特州的拱廊城市(Arcade City)就是一个司机合作社,创建了他们自己的UBER,创建了他们自己的平台。(现在正用以太坊Ethereum的技术,这个平台在27个城市可以使用)。(以太坊是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平台。通过其专用加密货币以太币Ether提供去中心化的虚拟机来处理点对点合约)。

它怎么和共同相关呢?Uber,airbnb之类的并不是共同的,但一个平台可以是共同的。当我们在平台上交易,它起到市场功能,但平台本身可以是我们的共同。这是新兴共同经济与共同的相关之处。

不过对Michel而言,这并不足够。他分享了最近在阿姆斯特丹搭的士的经历,去程他被索价18欧,同一条路的返程索价9欧。因此单一股东平台仍可压榨他人。这就是为什么Michel认为多股东方式更好。

这如何用于平台合作社的创立?这涉及一种特别的股份,Michel称之为“公平股份(fairshares)”,创始人保留它们(这是对他们在头2-3年投入了大量时间的感谢和认可),但随着时间这些股份会减小,不会成为终身股份。类似的股份协议可以提供给(道德)投资者,认可他们的投入和风险承担。另一种股份协议包括劳动者和用户。一个如此设计的平台(合作社)将会是如今共同创造的开放系统的典范。脸书的用户共同创造了脸书的价值,没有他们,脸书一文不值。

据Michel,我们需要为这三点而努力:可持续性,开放性,团结协作,尤其需要连接三者从而创造自由、公平、可持续的生产和分配。自然蕴藏丰富,只要明智地利用,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将富足的自然、知识等转化为市场上的商品,资本主义是一项匮乏的工程。分配极度不公平:全世界的不平等在增长。因此我们需要一个系统响应以上三点。我们必须一起工作。因此一堆意大利的CSA订货软件应该互相沟通,并且创建一个开源平台,在平台上共享基础设施投资。

 

开放性的需求和潜力

这也与开源循环经济(open source circular economy)的意图相联系。Michel无法想象在缺乏开放性的情况下,循环经济如何能创造可持续性。如果每个人都固守私有物流链(logistical chain ),这将花费50年左右的时间。但是在围绕共同的良心企业家联盟的条件下,合作社变得更加容易。以新西兰的enspiral network为例,“企业和专家的虚拟及实体网络正在共同创造一个蓬勃发展的社会” – 他们在内部具有全面的透明度,由18家开放物流、开放账簿等的企业组成。接着这里发生了在物质世界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它被称为共识主动性(stigmergy):无需指令和标价的协作。看看Linux或维基百科:人们知道需要做什么,任何人都希望自由地分配时间或资源给它(Linux或维基百科)。通过开放的供应链和物流,实际上可以将这种成果移至物理领域。想象一下,这将是多么高的生产力。资本主义无法与之竞争。我们知道资本主义是无法产生维基百科或者Linux这样的东西的,这甚至已经通过计算证明了。但我们可以做到。并且我们做到了。我们可以将维基住房(Wikihouse)转变成公共碳中和住房(public carbon neutral housing)的全球平台。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可以把维基汽车(Wikispeed)或类似的共伴知识生产运用到可持续交通运输中,而没有它的话,我们可能难以转向循环经济。

团结协作经济也是同样的。 如果你是一个团结协作公司,却私有化你的知识,很可惜,你玩了假游戏,与资本主义相同的游戏。 沟通你的知识,贡献更多的价值,比私有公司更有意义,因为你分享你的知识,这个生态系统中的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你的创新。 再以维基汽车为例,他们能每周发布一个新的设计。 那大众汽车怎样呢? 你懂的。

如果你想结合三点:可持续性,开放性,团结协作 ,但目前还没有钱这么干。 所以很多工作有待完成。 然而,已经有很多的知识和经验累积。 在P2P基金会(P2P foundation),Commons transition等上有超过20,000关于转型的文章。 而Michel则提出了向SensoricaEthosEnspiralLas Indias这样的例子学习的建议。 已经实验中的联盟,它们做得很好并在不断壮大。 这不是乌托邦,这是真实的,但我们需要传播这些知识。 转型已经开始,我们需要加快速度,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platformCoopBerlin 第一次会议报告

3小时的工作坊由两部分构成,每部分90分钟。

第一部分是脉络梳理以及Boell基金会(Boell Foundation)和SUPERMARKT的动员。 所有参与者快速介绍,显示出焦点人物与核心关怀。 托马斯·德恩布林克Thomas Dönnebrink 做了背景介绍。 P2P基金会的研究员、行动家兼主任Michel Bauwens做了介绍性发言。

晚上的第二部分,要求参与者以barcamp的形式组织起来。barcamp演变成五组工作坊,最后一轮结束,呈现每组的结果。随着关于学习,发现和新兴模式的讨论,这个工作坊的正式环节结束。 晚上的其余时间大家聊天吃喝。

 

都有谁在?

第一次柏林倡议会汇集了50多人:

-创始人,执行总裁,平台及合作社成员如:

Fairmondo

Fairleihen

SMART

Yunity

WeChange

Co- liga

Jolocom

DCrow

Leihbar

Central Association of Consumer Cooperatives 

-网络和网络平台如:

OuiShare

Open Source Ecology

Solidarische Ökonomie

berlinerpool

das-kooperativ

StopResetGo

-基金会成员如:

Boell

P2P

Anstiftung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s

-协会&组织如:

Commons-Institut

Institut für ökologische Wirschafts- Forschung

Konzeptwerk neue Ökonomie

-包括独立记者,艺术家,程序员,行动家,变革者,战略家,研究人员和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积极人士。

更多参与者及其贡献信息,请参见 google doc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zNfhVOuggfGOzrMsFDpiIgECUS5ZwR8G9n0LtuvTwrM/edit

 

开放barcamp工作组都关于什么?

1,为什么是平台?集中的平台vs分散的网络

几乎每个人都喜欢合作主义的概念,但有些人也批评平台的概念。 诸如Jolocom等倡议者力求分散的、自主的节点,赞成网络概念,而不是集中的平台。 来自Fairmondo的Felix Weth应对挑战,并为争论带来了另一个视角:我们必须格局宏达,才能真正替代私有的大型用户平台。

这些是该工作组讨论的主要问题:我们能通过创建自己的平台来击败跨国公司吗? 在运营快速成长的国际平台时,我们是否愿意遵守我们的开放和安全原则? 分散的自治组织网络是唯一可行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吗?

2,图绘生态系统:人员和平台概述

在这组,Adrien Labaeye呼吁团体开始绘制平台生态系统。 “我们必须知道哪里有什么,我们可以与谁合作”。他是transformap庞大工作组中的一员,那是一个技术-社会架构,致力于共同转型的可视化。 工作组试图定义基本标准,以此收集数据创建地图。Adrien Labaeye介绍了第一个元地图(metamap),囊括了平台合作社领域或相关领域的概念、工具、目录、行动家、平台、运动、基金会和其他实体。

3,连结生态系统-现有平台的协同工作能力

这一组,主要由各种现有平台的程序员组成,讨论了平台之间的协同工作能力和协作条款、机遇和困难。 其中一个结论是,技术和人际问题都是建立合作和合作思维的关键。 进一步的合作指日可待。

4,城际联盟

讨论了组建城际联盟的愿景,城际协力,通过开源及开放式制作者(open makers )运动为公民创造一个平台,确保在平台上或通过平台产生的资金/价值扎根在该地区。 由于单个人单一时间只能待在一个城市,开发昂贵的专利相互竞争没什么意义,并不明智,所以城市联盟开始集资基建,协同创建共同的核心平台,这才是理想的、合理的。 基于公平和团结,富裕的城市和实体将贡献更多,贫穷的相对更少。 最后,每个成员都献出所能,汲取所需。

5,可持续性

第五组面对另一个大话题:可持续性。以可持续性为主要标准当然重要,行动者自身的持续同样重要,需要避免耗尽自己。 这一组提议创建一个社会宪章,涉及一系列价值和衡量标准,要贯彻到任何行动中。

如何整合合作社服务的用户?如何创建共伴的原则?

到目前为止,合作社领域尚未广为人知,也没有在快速增长的共享协作经济和数字平台上发挥作用。共享和协作经济对合作社几乎不了解,在涉及到所有权和治理模式时,宁愿倾向于旧系统。将两个分离的领域结合在一起,展现并探索其重叠部分的潜力,是这一系列会议(#PlatformCoop)、活动和出版的主要意图和目标。Michel Bauwens,以及来自其中一个或两个领域的众多知识渊博经验丰富的参与者,在#PlatformCoopBerlin初次会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它推动的势头超出柏林本地,影响了其他地方的平台合作社和行动者。进一步的集中(# Convergence )及相互学习和实验,波及更广泛的观众和政治领域,已经列入下次活动的计划表。

下一步

计划表第一项:培养围绕#PlatformCoop的话题和(当地的)社区(欢迎反馈意见,推荐和参与。)

#PlatformCoopBerlin会议应不只由Supermarkt团队举办组织,还应该在其他地方、在其他参与者的帮助下举办。

  • 确立明确的会议目标,确立明确的方式来联络其他共同导向的社区和团体。
  • 仔细思考现有的建议/原则,如Trebor Scholz的报告和Bauwens的现有批评,并讨论平台合作社(柏林)社群的立场和想法。
  • 找到实现可持续平台和经济实体的最佳道路及实践解决方案,这些可持续平台和实体要为共善及平台的工作人员、用户和贡献者的利益和效益而运营,避免被企业破坏或接管,避免服务于特殊利益。
  • 汇集指导方针,分享专业知识。
  • 为相互学习和支持建立基础设施/空间/论坛。

 

PlatformCoop活动、主题、团队及URL链接。

过去和将来#PlatformCoopBerlin的活动

你可能感兴趣的关于PlatformCoop的话题

在这两个文件中,您都可以通过评论功能添加更多有趣的活动,以及推荐您感兴趣的主题。

点击链接加入现有的PlatformCoop脸书群组:

1,PlatformCoopBerlin

2,PlatformCoopBarcelona

3,Rise of the Digital Cooperative

平台合作社PlatformCoop网站:

1,NYC Conference 11/2015

2,Internet of Ownership

 

PlatformCoopBerlinEvents-即将到来的活动(以往活动见底部)

此处列出的PlatformCoopEvents将在柏林举行,或由其他城市或国家的PlatformCoopBerlin团队和社群成员共同组织。 对于其他城市和国家的平台合作社组织的活动PlatformCoopEvents,请参阅

2016-04-22

柏林费尔蒙多Glogauerstr- 21#PlatformCoopBerlin第二次聚会

实践中的平台合作主义:Fairmondo – 众筹以避免风险资本陷阱。

计划每六至九周举办六场一系列PlatformCoopBerlin会议,并在不同的主办单位举办(如果您/您的单位计划主办一个活动,请留下评论或与我们联系日期、地点和主题建议)。

2016-05-01

DiscoTech合作社(举办#PlatformCoopBerlinEvent的好时机 – 有待讨论/计划)

麻省理工学院的联合设计工作室呼吁人们组织世界各地的DiscoTechs合作社同步活动,旨在将人们融入合作企业与技术之间。

2016-05-03

平台合作主义如何解放网络@Re:publica in Berlin

Trebor Scholz等人。

2016-05-09

柏林通往共享城市?共享和协同经济在柏林的潜力。讨论采取行动的机会和建议。在柏林众议院(Niederkirchnerstr. 5, Raum 376)

2016-05-18ff

一些在巴黎举办的@OuiShareFest(见流程)的#PlatformCoop活动

2016-05-31f

在科隆(德国合作社学院)的Genopreneurship峰会。

Thomas Dönnebrink, Ela Kagel 等人。

2016-06-9 / 13

柏林及全球30多个城市的第二次开源循环经济日(举办#PlatformCoopBerlinEvent的好时机 – 待讨论/计划?)

2016-06-15

会议:在共善与共同利益之间的共享经济。公民社会、商业和政治的新挑战(BOMF / FONA资助的IÖW研究项目,IZT,ifeu)

Thomas Dönnebrink等人

2016-07-02

国际合作社日(举办#PlatformCoopBerlinEvent的好时机 – 待讨论/计划?)

2016-08-30

#PlatformCoop Event @Degrowth in Budapest:平台合作主义及平台合作公司工作坊。

访问取代所有权已是昨日, 访问伴随所有权将是未来。

ThomasDönnebrink,Ela Kagel,Andreas Arnold,Cristobal Gracia。

2016-09-29f

#PlatformCoop Event @Goethe-Institute in Mexiko City, Mexiko

Thomas Dönnebrink, Felix Weth

2016-10-26f

心照不宣的未来:在Volksbuehne举办平台合作主义24小时工作坊

Trebor Scholz, Ela Kagel等人

过往活动

2016-03-04

与Michel Bauwens 在Supermarkt 的#PlatformCoopBerlin第一次会议

Michel Bauwens, Thomas Dönnebrink, Ela Kagel, 记录

2016-02-22

#Platformcoop & #Convergence Event in Badajoz(OuiShare峰会的一部分)

Thomas Dönnebrink

2016-02-14

#Platformcoop & #Convergence Event in Madrid Thomas Dönnebrink

2016-02-11

#Platformcoop & #Convergence Event in Barcelona

Thomas Dönnebrink

2016-02-04

新的“共享经济” – #PlatformCooperativism @Goethe-Institute in NYC Trebor Scholz, Felix Weth

2015-11-20

报告 & 工作坊 – Inmersión en las plataformas cooperativas digitales /OuiShareFest Barcelona

Thomas Dönnebrink & Elena Dinaro:会议 演示

2015-11-14

Michel Bauwens特别午餐会话:为共同经济而设的另类基础设施环境下的平台合作主义@纽约平台合作主义会议

Michel Bauwens, Thomas Dönnebrink: 记录:会议 演示 视频

鸣谢

作者:

Thomas Dönnebrink, thomas@ouishare.net

Ela Kagel, ela@supermarkt-berlin.net

文本贡献人:

Andreas Arnold, andreas@leihbar.net

Adrien Labaeye,adrienlabaeye@gmail.com

图像记录:

Joy Lohmann, j.lohmann@artlab4.de

Friederike Abitz, friederikeabitz@gmail.com

图像设计:

Jammrath – Produkt / Gra k / Text 

post@jammrath.de

X